威尼斯人官网:神豪再次爆料出惊天秘密,撕逼继续开始,信息量非常大,某主播照片曝光,竟然这么少?

作者:网络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8-04-07 14:31 阅读:

01


“哥们,放心上路吧,你的江山,哥代你掌管,你后宫的三千佳丽,哥也全帮你养了,保证雨露均沾,绝不厚此薄彼,哇哈哈哈!”叶天得意洋洋的拍着身边一个年青人的肩膀。

这家伙脸色惨白无血,印堂乌黑,连嘴唇都是黑的,整一个已经挂掉的倒霉蛋。

“不,朕是真龙天子,九五之尊,朕长生不老,朕不会死……”倒霉蛋突然咆哮起来,拼命的挣扎,牛头哥咧着大嘴,哐的一拳把他砸晕,拖了便走。

“叶天,你再不加紧,时辰就错过了。”马面兄善意的提醒,一脚踹在叶天的屁股上。

“哇……”叶天惨叫一声,摔下深不见底的奈何桥。

“皇上……皇上……”

惶恐不安的急促叫唤声,把正在作春秋美梦的叶天惊醒,他猛的坐在,看看四周,再看看坐在面前,俏面苍白无血,满脸惶恐不安的宫装丽人,嘴巴张得老大,“这……这……是……是……”

“皇上,您终于醒了,臣妾……臣妾……担心死了……”绝世佳人水汪汪的眸子里神色复杂,有惊喜、关怀、担忧、惶恐,还有几分的幽怨,雍容华贵中更平添了种难以描述的动人神韵。

唔,很美,很迷人,很勾魂,很祸国,很殃民,让正常的男人忍不住生出要哪啥的冲动。

等等,叶天呆坐床上,脸上表情显得很茫然,他在拼命的想要理清纷乱的头绪。

整个宽敞的房间里,所有的摆设装饰古朴奢华,就连建筑也是古代的风格,一点现代化的东东都木有。

眼前的宫装美女,漂亮的一塌糊涂,气质也是呱呱的叫,按照叶天衡量美女的标准,那是绝对祸国殃民的顶级级别了。

好吧,就当是演古装戏,好歹也跟哥说明清楚啊,哥演的是皇上?唔,但不知是猪角啊??还是个跑龙套的?

唉,不过,以哥那长相,三等残废的身材,估计也就一个跑龙套的命……

哎,就算是跑龙套的,好歹也有一句台词吧?

“导演,导演?”叶天突然大声叫道:“导演,我有没有台词啊?工钱怎么算啊?”

当个跑龙套的,没台词就算了,但工钱得说清楚啊,哥穷得要命,可不是来打义工的。

他扭头四处张望,却没有看到摄制组的工作人员,也没有看到摄影机、灯光啥的东东,唯有宫装大美人等满脸惊愕、惶恐不安的表情。

哎呀,不对啊,哥好象记得……记得是跳过另一幢大楼的天台时,那天台好象泥巴糊成的,哗啦一声就碎裂了,他仅来得及尖叫一声,就呼呼的往下摔落。

对,他记起来了,因为长相、身材、家境等问题,一向自卑的他不敢主动向女生表白,只能暗恋喜欢的女生,梦里YY,与五姑娘相热呼。

这也不是他的罪过啊,一生下来就长得这样,其实,他的五官也还算是挺端正的,就是个头矮了点,一米六五,这身材,在女生眼里,已算是三等残废了,更要命的是他的体重,已突破160斤的大关,而且,还有往上增长的趋势。

就这身高体重,足以把任何长相还看得过去的女生吓跑,当然,也有个别的女生向他暗送秋波,只是……只是长相身材比他还那啥,所以,至今他仍然是个杯具的童子鸡。

为了摘掉童子鸡的大帽,为了不让哥们耻笑,他这个三流大学毕业的大学生,替私人老板打工的打工仔咬紧牙关,省吃俭用了整整三个月,好不容易才省下了几百块,然后去某家美容中心那啥。

也活该他倒霉,偏偏撞上警方扫黄,正在关键时刻,警察突然包围美容中心,匆匆套上衣服的他钻窗逃跑,逃到楼顶,跳向邻近大楼的天台。

谁想那幢大楼竟然是豆腐渣工程,看似乎坚固结实的天台竟然承受不了他的体重,哗啦一声断裂,他惨叫着往下摔落。

那可是十几层的高楼,摔下去的结果嘛,用脚趾头都能想到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那……那哥岂不是挂掉了?

“哎……疼啊……”发呆了半晌,叶天回过魂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先狠狠的掐自已的大腿肉,强烈的痛感令他眼泪都飚出来了,也令他的神智恢复了一些。

呃,这好象不是在演古装戏,哥好象穿越了,那个梦境……是真实的?美女叫哥皇上?

哥真的是皇上?

他脑子仍然一片迷糊混乱,眼前的绝世大美女绝对绝对的祸国殃民,令他这个在前世连女生的手都没牵过的童子鸡生出强烈的邪恶念头,忍不住想要当场把人推倒,就地正法。

不过,这间宽敞,装饰得富丽堂皇的宫殿里还站着不少人呢,他们脸上的表情各异,唯一相同的就是战战兢兢,惶恐不安。

“皇上……”绝世丽人被他突然的惨嚎声与狂笑声吓了一大跳,惶恐的尖叫起来,“赵太医,赵太医……”

侍立角落里的一个老头连滚带爬的跑过来,战战兢兢的鞠躬,“皇上,瑾妃娘娘,老臣在。”

叶天用力摇了摇有些胀痛的脑袋,拼命的想要理清头绪,太阳啊,难道这个梦是真实的?

为了确认是梦境还是现实,他又再一次用力掐了一把自已的大腿,疼得眼泪鼻涕再次飚了出来。

草泥马隔壁的,不是梦,是真的呐,上帝你老母的,老子真的穿越了,还是一个皇帝,难怪脑子里会有一些古古怪怪的,不属于他的影像飞掠……

脸色紧张得苍白的赵太医战战兢兢的给皇上把脉,脸上的表情很古怪,额头上尽是豆大的冷汗珠子。

半个时辰前,他刚给皇上把脉,皇上的龙脉虚弱得大罗仙丹都没得救了,他只是不敢说实话而已,只是现在,皇上的龙脉……

叶天又用力摇了下头,把赵太医搭在自已脉门上的两根手指甩开,一手握着瑾妃的纤柔白晰的小手儿,一手指着赵太医,“你,留下,所有人出去。”

他现在明白了,这不是梦,而是自已重生了,灵魂占据了这副躯壳,只是因为两个灵魂的激斗,令他脑袋胀痛欲裂,最终,是他的灵魂打败了死鬼皇帝,占据了这副躯壳。

哥是堂堂的一国皇帝,真龙天子呐。

“哇哈哈哈……”叶天激动得放声狂笑,在雕花大床上蹦跳,手舞足蹈,状若疯癫。

“皇上……皇上……”瑾妃、赵太医等人全都吓得魂飞魄散,皇上,疯了?


02


那些个侍立角落里,听候差遣的宫女太监同样吓得魂飞魄散,逃命一般的退出寝宫。

俏面惨白无血的瑾妃连声催问道:”赵太医,皇上……”

叶天蹦够了,笑够了之后才停下来,眼睛盯着白发苍苍的赵太医,气喘吁吁道:“赵太医,我……朕……病得很重。”

“是,皇上病得很重。”赵太医战战兢兢的跪伏地上,身上的官服已被冷汗浸湿透。

在宫里当太医,表面看似很风光,其实是把脑袋拎在裤头上过日子,整日战战兢兢,提心吊胆的,万一皇上或哪位妃子生病治不好,龙颜震怒之下,颈上吃饭的随时可能搬家。

皇上病了整整十天,京城里已有十几个有名的杏林高手,外加宫里的七八个太医都掉了脑袋,他要不害怕,那才是怪事。

在宫里当太医,不仅要有高明的医术,还要会察颜观色,八面玲珑,龙体康复,本应是好事,皇上却为何要他隐瞒?

他不明白皇上的有何用意,但皇上的话,他还是听得很明白,那是要他保密,对外仍然宣称皇上病重,反正天威难测,他只需要保密就行。

总之,刚才替皇上把脉,皇上的龙脉跳动有力,表明气血旺盛,身体很健康,这令他大感奇怪,怎么会是这样?

他从医N年,治愈过许多疑难杂症,便从未碰到过这样的怪事儿,不过,皇上康复,自个的老命也保住了。

赵太医悄悄的喘了一口大气,活着,那感觉,真好啊。

叶天瞪着他,“你可以出去了。”

“老臣告退。”赵太医躬身施礼,退出寝宫,皇上那一眼,充满了强烈的警告味道,他当然明白其中的深意。

整个宽敞华丽的寝宫只剩下叶天这个冒牌皇帝,还有美貌无双的瑾妃,前世还没跟女生牵过手的他有点猴急的拉着瑾妃,把她拥入怀中。

温香软玉抱满怀,那感觉,真TMD爽呆了。

爽歪歪的叶天眦牙咧嘴的一脸怪相,这可是他第一次与女生如此的亲近呐,而且还是个祸国殃民级别的极品大美女,爽啊!

人虽然挂掉了,不过,灵魂却重生了,而且还是个皇帝,也不知道是倒霉呢?还是时来运转?

唔,应该是运气好得不得了,皇帝呐,全天下的东东,金银珠宝美女啥的都是他的,要啥有啥,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嘿嘿。

叶天在编织着他无比美丽的梦想,你们不是嘲笑哥么?还给哥安了叶猪的绰号么?说哥这辈子娶不到媳妇,要打一辈子光棍么?

嘿嘿,你们知不知道,现在哥是传说中的真龙天子了,全天下的美女都是哥的,不相信?哥现在就把眼前这个祸国殃民的顶级大美女推倒给你们看看,哼哼!

“瑾……瑾儿……”他的灵魂占据了这副躯壳,也吸收融合了原主人残缺不全的记忆,他知道瑾妃姓独孤,名瑾。

“皇……皇上……”瑾妃突然被皇上搂入怀中,上下其手,明显感觉到皇上某处地方的变化,好又羞又急,本能的挣扎起来。

“皇……皇上龙体初愈……不能……”玉颊羞红的瑾妃挣扎推拒,只是力气不及叶天,被他强行压倒在龙床上。

眼睛有些发红的叶天把瑾妃压在身下,哥可是发过毒誓,重生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摘掉这童子鸡的贫穷大帽子,既然发了誓,就要信守誓言。

所以,他猴急得动作有些粗暴,先上车再说,瑾妃的妙曼身姿,以后再慢慢欣赏。

“皇……皇上……龙体要紧……”瑾妃挣扎推拒,俏面上的表情有些古怪。

一心要脱贫的叶天可顾不了这么多,何况这是他第一次与异性如此贴近,紧张激动加猴急,扯脱瑾妃衣裙的动作实在粗鲁得让人无语。

呃,这年代的女子,衣裙怎么这么复杂?

叶天弄了半天,弄得满头大汗,才解开瑾妃的外裳,可里边还有好几层呢,真要命啊。

“皇上,不是臣妾不肯,只是皇上龙体初愈……”瑾妃停止了挣扎,任由他肆意妄为,只是苦口婆心的相劝,“皇上,龙体要紧,当以国事为重……皇上……嗯……”

“瑾儿,朕爱江山,更爱美人!”叶天在这种时候,就算拿枪顶着脑袋也绝对不会罢手,他继续胡作非为。

啧啧啧,看看,这肌肤多白?光滑得象丝绸一般,真是爽啊,瑾妃美艳得令人甘愿死在她的肚皮上,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已非完璧,奶奶个熊的,便宜了那死鬼。

算了,哥为了脱贫,为了不被哥们耻笑,都已经去找那些不知N万手的路边货色了,瑾妃毕竟还只是二手货,而且这么漂亮迷人,还是免费的,将就吧。

“皇上……”瑾妃幽幽叹息一声,隐现泪珠的凤眸难以掩饰内心的复杂感情,她进宫一年多了,可皇上从未踏进她的寝宫半步,偏偏独宠丽妃那个狐媚子,弄得后宫乌七八糟。

丽妃仗着得宠,在后宫中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更干涉朝政,拂逆她的忠臣都被莫须有的罪名给抄家砍头,皇上也背上了昏君的罪名。

今儿,皇上好似着魔一般,竟然强行求欢,不是她不肯,她心中甚至还期盼着呢,只是皇上先前病得奄奄一息,她这是担忧皇上的龙体啊。

不过,想来也真是奇怪,皇上那会儿还奄奄一息的,几声焦雷过后,突然间好象变了一个人似的,说了一些古古怪怪的话,刚才又跳又笑的,好象疯了一般,可把人给吓坏了。

还算好,皇上还记得她的名字,这也是她心里感觉唯一的欣慰了。

叶天可不知她内心复杂的情感世界,他忙着扯脱瑾妃的衣裳,这衣裳可是脱了一层又一层,TMD真是要人命啊。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弄得满头大汗的叶天总算把瑾妃的武装全部解除了,顾不得欣赏她的美艳无双的胴体,瞪着发红的狼眼,正欲挺枪跃马,得偿所愿。

“禀皇上,丽妃娘娘求见。”寝宫外传来太监特有的阴柔声音。

上帝你老母的,这种时候竟然有人胆敢打扰哥的好事?


03


气得火冒三丈的叶天吼道:“不见,传朕旨意,谁敢再打扰,杀无赦!”

一向最得皇上宠爱的丽妃没想到自已会被挡在宫外不能进去,不禁恨恨的一跺脚,在一群宫女太监的簇拥下悻悻离开。

候在外边的一干大臣面面相觑,集后宫三千宠爱于一身的丽妃都吃了闭门羹,天威难测啊,谁敢拿颈上吃饭的家伙开玩笑?

妈妈的,这下没人敢来打扰了吧?

叶天狠狠的搓了一下自已的鼻子,以最快的速度把自已剥成光猪,象一头饥饿了一星期的猛虎,恶狠狠的扑向大绵羊,“亲亲瑾儿,春霄一刻值千金,咱们那啥吧……嗯……”

已经被剥成大白羊的瑾妃突闻太监禀报说丽妃求见,她绯红的俏面瞬时变得苍白无血,待见皇上如此反应,俏面上幽怨的表情又变得怔愕起来,随之带着几分的窃喜,总之,她凤眸里的神色颇为复杂。

不过,见到皇上眼睛充血发红,额头青筋暴起,表情狞猛吓人,就好象一头要吃人的猛兽一般,瑾妃明显是给吓坏了,卷缩着身体,颤声道:“请皇上怜惜……臣妾还是……还是……啊……”

那一声因为突然的痛楚而发出的凄厉惨叫,令候在外边的大臣、宫女、太监、宫中甲士吓了一大跳,一个个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皇上与瑾妃娘娘在里边干什么,但那一声充满痛苦的尖叫声是瑾妃娘娘发出的,也许,瑾妃娘娘做错了什么,被脾气一向不好,反复无常的皇上给打了……

他们不知道里边发生了什么事?一个个都拼命的竖起耳朵,想要听清里边的动静。

这些文武大臣们三五成堆的站立在寝宫外边,低声议论着,面上表情各异,心眼稍为灵活的人便可看出,这些大臣分成了N个党派,他们都在为自已的前途命运担忧。

皇族的权势之争最为残酷,而他们这些吃皇粮的大臣最怕的就是站错队伍,站错了队,结果就是落得个满门抄斩,诛连九族,站对了就是大功臣,日后飞黄腾达,加官进爵。

他们都在胡乱的猜测寝宫里头发生了什么事,而赵太医是最后一个出来的,自然是大臣们询问的重点。

面对大臣们扑天盖地的询问,处事圆滑的赵太医八面玲珑,既替皇上保守秘密,又没有得罪大臣们。

急于打探消息的大臣们探不出半点口风,只能在心里大骂赵太医老奸巨滑,无耻之极。

也不知道等了多长的时间,所有人都站得两腿发麻,却又碍于身份面子,谁也不敢坐在地上,只能眼巴巴的望着宫纱重重的宫殿。

内侍监首席总管苏子伦从寝宫出来,对着候在一旁的一个年青俏丽的宫女招手,“喜儿,快,快进去,皇上叫你呢。”

那年青俏丽的宫女连忙跟着苏子伦匆匆进去,引得所有人又是议论纷纷。

喜儿,是瑾妃陪嫁过来的贴身侍女,为人乖巧机灵,嘴巴又甜,在宫中的人缘很好。

许多大臣又在低声议论,猜测不透皇上这葫芦卖的什么药,不过,有些心思玲珑的大臣从丽妃求见碰壁,皇上召喜儿进去,心中隐隐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

富丽堂皇的寝宫内,奢华的雕花大床上,得偿所愿的叶天笑眯眯的搂着梨花带雨,表情娇羞且复杂的瑾妃,呼哧呼哧的喘粗气,脸上写满了极度满足的快意。

哥终于脱贫了,嘿嘿,而且,还是处啊,爽啊,你们的妞或媳妇有哥的女人漂亮嘛?校花,有哥的瑾妃正点嘛?

他这个没经历过男女之事,只观摩过N百部A片,仅有理论知识的童子鸡又猴急又粗鲁,更没想到的是,进宫一年多的瑾妃竟然还是完璧之身,猴急加粗鲁之下,结果可想而知。

内侍监首席总管苏子伦在寝宫门外站定,呶着嘴,示意喜儿自已进去,皇上只是宣召喜儿进去,没有皇上的命令,他可不敢随意跟进去。

喜儿不知道里寝宫里边发生了什么事,瑾妃娘娘的那一声凄厉惨呼令她心惊肉跳,若不是宫中甲士拦着,她早冲进去。

她战战兢兢的掀帘进去,看到里边的情形,吓得连忙低下头,俏面腾的飞红起来。

她虽然未经历过男女之事,但也听的姐妹讲过一些闺房事儿,一知半解,也看得出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一时间竟呆住了。

叶天笑眯眯的将一方雪白丝帕折叠好,小心翼翼的收入怀中,还拍了拍胸部,以示很珍惜。

瑾妃羞得无地自容,羞嗔道:“皇上……”

那是她的处子落红,以证明她是清白之躯,只不过,某只童子鸡既猴急又粗暴,令她受创颇重,想起来就后怕,这会还是强撑着疼痛起来服侍皇上呢。

摘掉了贫困大帽的叶天全身舒爽,恨不得大吼几声来发泄内心的无比兴奋,他仍然很亢奋,只不过,初经人事的瑾妃不堪征伐,让他不是很尽兴。

搂着瑾妃啃了几口,安慰了几句,便让苏子伦进来,让他从侧门带去御书房。

苏子伦是服侍过三代帝王的老人精,他一进来,一眼便看出了瑾妃的异样,看似昏花的老眼闪过一抹异芒。

皇上走后,俏面仍满是羞赧红云的喜儿低声道:“恭喜娘娘,贺喜娘娘。”

皇上与瑾妃娘娘翻云覆雨,这善后的工作可是由她这个同样未经人事的少女来处理,多少有些羞死人。

“唉……”瑾妃幽幽叹息一声,“我怕皇上只是一时的心血来潮……”

她嫁入宫中一年多,皇上从未踏入她的寝宫半步,直至刚才,她才真正完成了从少女到少妇的洗礼。

喜儿俏面上喜悦的神情也随之暗淡,她从小服侍独孤瑾,两人就象亲姐妹一般无话不说,皇上一直独宠丽妃,可那只狐媚子却不会下蛋,皇上偶尔宠幸过的两个妃子虽怀上龙种,可却意外流产,最后死于非命。

宫里头都流传说是丽妃因妒忌而陷害那两个可怜的妃子,至于真假则无法断论,毕竟没有确凿的证据,乱咀舌头的小宫女小太监都被皇上砍了脑袋,从此无人再敢提这些事。

主仆的命运是紧紧相连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她喜儿当然希望自家的小姐得宠,把那个心狠手辣的丽妃扳倒,只是,听瑾妃这么一说,她也不禁担心皇上只是一时的心血来潮,偶尔临幸瑾妃而已。

04

喜儿呐嚅着安慰道:“娘娘,喜儿感觉……今日的皇上,似乎有点奇怪,好似与往常有些……有些不一样……”

她心里确实有这种怪怪的感觉,可一时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就只是感觉今天的皇上跟平时有些不一样。

瑾妃呆了一呆,皱起弯弯的柳眉儿,低头仔细回想刚才发生的事,确实,皇上今儿真的好象有点不同往常。

但愿他不是一时的心血来潮,否则,大周国内忧外患,叶氏皇朝就要毁在那狐媚子手里了,皇上就是千古罪人,将来有何脸面却见列祖列宗?

“喜儿,咱回宫吧。”瑾妃幽幽叹息一声,站起想往外走,却哎哟一声低呼,柳眉频皱。

“娘娘……”喜儿吓了一大跳,连忙搀扶她。

瑾妃贝齿轻咬红唇,俏面尽是忸怩神态,羞声道:“三姐不是说……说……说的……那些……怎么……”

古代女子出嫁时,有些事情,长辈会悄悄告之洞房花烛夜该怎么做,还给了一套春宫图观看练习,那些事是三姐独孤蓉告诉她的,只是……只是……经历之后,跟姐姐说的似乎有些不一样,至少回想起来,还是令她很后怕。

玉颊羞红的喜儿迟疑道:“娘娘,三小姐心地善良,怎么可能骗人,是不是……要不,小姐回去看三小姐给的……图……”

瑾妃的俏面越发羞红,主仆俩也从侧门悄悄溜回自已的寝宫,留下一大群文武大臣、宫女、太监守在寝宫的正门外干等。

御书房。

叶天坐在椅子上,一页一页的翻阅帐簿,脸色比快要下雨的阴天还阴沉。

垂手侍立一旁的户部尚书李晋不时用手帕擦抹着脸上不停滚落的豆大冷汗珠子,全身肉嘟嘟的肥肉都紧张得抖动起来。

今儿皇上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突然传旨召见他,询问他国库存银数额,随后龙颜震怒,叫他把这两年来的帐簿搬来,亲自翻阅,怎不把他吓个半死。

叶天每翻看一页,脸上的神色越发阴沉,摘掉贫困的大帽之后,人也开始冷静下来,皇帝是真龙天子,九五之尊,其实也不好当呐,至少目前,他感觉自已这个皇帝的位子坐得很不安稳。

承接了死鬼皇帝残缺不全的记忆,他仅知道这个蛮荒大陆分有周、楚、燕、韩、金、天炎六大帝国,其中以大周国的疆域最为辽阔,人口最多,国力最为强大,也是最富庶的中原之地。

至于具体有多大,人口有多少,死鬼皇帝的记忆根本没有一个具体的数字啥的,丽妃倒是那家伙最深刻的记忆,象瑾妃这等祸国殃民级别的极品大美女还排在丽妃之后,足见丽妃的受宠程度有多。

嘿嘿,这还得感谢丽妃,因为她集后宫三千宠爱于一身,所以,死鬼皇帝才会冷落了瑾妃,无形中保全了她的处子之身。

男尊女卑的古代,女人饿死事小,失节事大,既便是很开放的现代,许多男人同样都有轻重不一的处女情节,叶天就是其中之一,只是因为长相体形问题,为了不再被哥们耻笑,为了尽早脱贫,逼不得已才去那种低档的地方。

现在,他摇身一变,变成了真龙天子,一国之君,那境界当然一下子提升至顶极咯,嘿嘿。

不过,那个丽妃能够集后宫三千宠爱于一身,难道比瑾妃还要漂亮百倍不成?嘿嘿,哥不急,只要哥坐稳这江山,有的是机会会会那个丽妃。

想要坐稳江山,这里里外外的潜在敌人都得了解清楚才行。

天炎帝国四面环海,有岛国之称,他们拥有大陆史上最强大的舰队,借助一望无际的大海为天险屏障,一般只有他侵略、袭扰别国,而内陆诸国对他颇为无奈,唯有加强沿海一线的防卫力量。

这些倭寇三五成群,到处流窜,杀人放火,行踪诡秘,官军防不胜防,世代居住在海边,靠海为生的百姓苦不堪言。

特定的地域、气候限制了天炎帝国的人口、工农业的发展,他们一直对内陆诸国怀有狼子野心。

大周帝国西北是浩瀚无边的大沙漠,只有穿过有死亡之海之称的哈坎啦大沙漠,才能进入绿草如茵的大草原,那里居住着许多游牧民族,也就是金国的所在地,再往北便是奇寒无比的冰川雪地。

论国土面积,当数金国的面积最大,但多为大沙漠与冰川雪地,无人居住,苦寒之地,也造就了这些游牧民族彪勇好战的性格,天下最好的战马出自大草原。

金国号称拥有百万控弦之士,军力非常强大,但地域的原因也注定他们缺少粮食布匹铁器等重要的东东,所以,金国一直对富庶的中原虎视耽耽。

燕、楚两国的面积仅有大周的一半,多为山川,地势险峻,盛产铁矿,拥有大陆装备最为精良的军队,威震大陆的十大名帅当中,两国就各占三位,他们同样对富庶的中原之地虎视耽耽。

大韩国,其实是蛮荒大陆国土最小,国力最弱的帝国,也是大周帝国的附属国,每年都要向天朝进贡,地形多为山川丘陵的苦寒之地,如果不是有大周帝国罩着,早就亡国灭族。

这些信息,是从死鬼皇帝残缺不全的记忆里获得,想要具体了解,叶天要么问人,要么翻书,这便是大周帝国的外忧。

华夏古国,历代皇朝,为争夺皇位,手足相残的事还少吗?大唐英明神武的太宗皇帝李世民不也是干掉了自已的哥哥才爬上皇帝的宝座?不知道有没有人窥视自已的皇位?

不管有没有人窥视自已的皇位,叶天觉得,想要坐稳江山,手里最好是掌握一支只忠于自已的军事力量,否则,被哪个混蛋起兵造反,篡夺皇位,那可就惨了,小命没了,江山美人也都成了过往烟云。

想要组建一支忠于自已的军队,当然得招兵买马,他首先想到的是钱,有钱好办事,激励将士最好的办法就是给他们实惠,最实惠的东东自然是银子,他们才会忠心的替你卖命。

哥现在最需要的是大量白花花的银子!

叶天兴冲冲的召来户部尚书,询问他国库有多少钱?得到的答案却是国库现有存银仅五十多万两。
      叶天傻了,号称大陆最强大最富庶的大周帝国,国库存银竟然只有五十多万两,而且,驻扎边关的近百万大军军饷都已经拖欠了好几个月没有拨发,北地旱灾,颗粒无收,灾民遍野,真要拨发军饷,赈济灾民,这五十多万两银子挺个屁用。

大周帝国的财政收入竟然是负数,这TMD未免太夸张了吧?

哥这个皇帝,竟然是穷光蛋一个?


叶天穿越过后会享尽后宫妃子?

在宫廷里面会发生多少事儿?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刚刚 腾格尔 斯琴高娃同台催泪演绎《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感动全场! 人喜欢 返回列表
标签: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热点阅读

网友最爱

赞助推荐